一切安好,如昔明澈。

无题·茫

雨织晓梦楼外楼

一湖烟雨醉孤舟

抬眉尽是病懒态

娇花何时晓争容

香茶暗红氤氲舞

枯木多年悲泥松

若是习得半分意

断剑亦可破苍穹

【雨下了好久,都忘了何时开始,忘了该做什么,尽是矫揉造作、无病呻吟,只是彷徨迷茫、麻木没劲,是不是该吼一声,来打破这种恶性循环,尽管这诗很乱~^_^~】

——浅草沧月

评论

© 浅草沧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