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如昔明澈。

如果用四分钟去写一首诗

想想都很惊奇

回顾一天的路程

小鹿在溪边饮水

神秘的衣裳是梦里的繁星所化

我回到了家

杯中有月光做客

翻开书,风就静了下来

不想与岁月纠缠,
丢一个我在屋子里独自沉酿。
立秋之后的风被一支烟落款,
我不忍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渐凉。
酒后的叶子染上泥土的陈旧,
明知最后的结局是你会走。
我终究不是诗人,
不能踏岸歌送。
我也想温一壶酒,
把景色都给你煮透,
可时间的剑,早已将你我伤透。
还能说些什么呢,朋友,
希望我们前路繁华似绣,
愿我们还能如从前、象这壶浊酒般、笑容剔透。
2016.10.04

牢骚

不喜欢这么绕的街
不喜欢这么多的商店
不喜欢如此吵的夜
不喜欢如此冷的夏天

喜欢在晴朗蓝天下点上一支烟
喜欢在青涩山坡看云哪怕一眼
喜欢一笔笔勾勒你的清澈高远
喜欢一张张拓印你的纯真简单

蚂蚁不读月光、蚂蚁没有忧伤
万物之首的人啊、根本不如夏花……

不着边际

雨下一夜
睡不着的孩子在抽烟

笔将墨交给了纸
孩子写下彩云归来时

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昂头的笑脸
真像那些晴朗朗天下的缱绻

夜深了吗
滴滴答答
雨跟他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初心

台灯点着不明所以
所以我可能已将你忘记

烟灰缸装的满满当当
还是停不下这些精神胶囊

干涩的笔尖幻想着它骑上了天马
沙沙作响、结果写了又删

我也开始幻想
某一天找回你
装进兜里、不时的掏出来看

眼睛

没有灵魂的眼睛
看不清群山
更看不到群山之外
绽放的绚烂云彩

没有灵魂的眼睛
看不清流水
也看不到流水之中
畅游着溜溜的鱼

没有灵魂的眼睛
风沙欺负了你
风沙欺负了你
你也淌不出泪

诗和酒

戏台正热,脸谱太多,
不知真假,唱了几个?

生命如花,美的美凡的凡,
谁会在意,一朵花的真假;

兜兜转转,倦燕归个空荡荡,
树树纷纷,诗酒独揽喜沾沾;

月儿弯弯,只弯给中意的你看,
船儿泛泛,泛起滟潋此岸彼岸,

年少不懂,不懂悲欢,
灯火盏盏,江湖混乱;

又仿年少折纸船,好装下,诗和酒的痴妄,
都装下,都装下,
不洗油彩的脸颊;

月光沧沧,香草青浅,
诗和酒,一朵不羁的莲。

问答

古道春风青石板,劲马柳絮懒应答,
恰值这枝头羞红,啦啦啦啦啦,
已胜却骚人墨客,笔下摘取的落霞;

燕子归来,念起她曾经说过的话,
花影绰绰无应答,瘦骨嶙峋的天涯;

啊啊啊啊啊,问花问月问卷帘,
啦啦啦啦啦,老牛很浅,松鼠太深,
一饮几杯醉休问,蓬莱氤氲真?

碎碎念

天向晚,行人街上匆匆忙忙拾着斜阳,
看枝头,时光效仿,柳絮懒散;

诗和酒,梦和远方,水畔醉的不只是春光,
一支烟,三段碎碎念,你是人间四月天;

恰值这蝶痴蜂狂,熏风裁剪,
骨朵搁浅了腼腆,目不暇接。

一个平仄,一个我,
一朵山花,红似火;

多少韵脚,多少感叹,
把你绣上,日月山川;

你是草木的慈悲所化,
你是草木的慈悲所化;

把你绣上,日月山川,
多少韵脚,多少感叹;

一朵山花,红似火,
一个平仄,一个我。

1 / 16

© 浅草沧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