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如昔明澈。

不想与岁月纠缠,
丢一个我在屋子里独自沉酿。
立秋之后的风被一支烟落款,
我不忍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渐凉。
酒后的叶子染上泥土的陈旧,
明知最后的结局是你会走。
我终究不是诗人,
不能踏岸歌送。
我也想温一壶酒,
把景色都给你煮透,
可时间的剑,早已将你我伤透。
还能说些什么呢,朋友,
希望我们前路繁华似绣,
愿我们还能如从前、象这壶浊酒般、笑容剔透。
2016.10.04

问答

古道春风青石板,劲马柳絮懒应答,
恰值这枝头羞红,啦啦啦啦啦,
已胜却骚人墨客,笔下摘取的落霞;

燕子归来,念起她曾经说过的话,
花影绰绰无应答,瘦骨嶙峋的天涯;

啊啊啊啊啊,问花问月问卷帘,
啦啦啦啦啦,老牛很浅,松鼠太深,
一饮几杯醉休问,蓬莱氤氲真?

碎碎念

天向晚,行人街上匆匆忙忙拾着斜阳,
看枝头,时光效仿,柳絮懒散;

诗和酒,梦和远方,水畔醉的不只是春光,
一支烟,三段碎碎念,你是人间四月天;

恰值这蝶痴蜂狂,熏风裁剪,
骨朵搁浅了腼腆,目不暇接。

一个平仄,一个我,
一朵山花,红似火;

多少韵脚,多少感叹,
把你绣上,日月山川;

你是草木的慈悲所化,
你是草木的慈悲所化;

把你绣上,日月山川,
多少韵脚,多少感叹;

一朵山花,红似火,
一个平仄,一个我。

打油词一段

文/浅草沧月
燕羽轻划,繁花骚著枝头,
浅草撩马,熏风一剪乱愁;
天公揉碎,红雨诗笺透,
皱眉的脸,潇洒何处捡;

骤雨初歇,韵脚访群山,
啦儿啦啦儿啦,青苔多湿滑;
煮酒舟月,黑云扮落霞,
啦儿啦啦儿啦,孤鹜去了哪;

莫道桑榆晚,莫道行路难,
纸扇一把风轻,半壶浓茶云淡,
啦儿啦啦儿啦,啦儿啦儿啦,
莫道不消魂,莫道君行早,
戏儿,你怎个好,抑扬顿挫中的倾倒。

烂木头

文/浅草沧月

我是一块腐烂的木头

因为偏生喜欢雨

所以烂到了骨子里头

有点

有多久没有睡好

没有傻笑

魂儿轻的似片羽毛

飘着飘着   就找不到

有没有想回去那片怀抱

轻轻哼唱着净蓝的

无忧时光纺织的韵脚

阿   阿

阿   阿   阿   阿   阿   阿   阿

云的呢喃   好似听到

——浅草沧月

2015.07.27

时常在梦里   诗篇纷纷

如窗外   醒时的雨雪霏霏

风很浓   鸟儿很重

你是诗人   每首诗的韵脚都不相同

——浅草沧月

2015·1·27


风继续吹

你像一片叶子

在寒风中   等着一场小雪

来为你   描出眉毛弯弯的样子

——浅草沧月

2014·12·9

慌慌张张

空中的云很暗很沉

燕子也被压低了   在这个清晨


脚步匆匆   像是在附和着路上的车来车往

耳朵里住着喧嚣   像那护城河中飘满了垃圾一样


还听得到么   曾经因自由而紊乱的鼻息

寻不见了罢   曾经随处如花般盛开的想法

当万籁俱静   时间滴答滴答的说着话

——浅草沧月

2014·12·5

1 / 5

© 浅草沧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