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如昔明澈。

不想与岁月纠缠,
丢一个我在屋子里独自沉酿。
立秋之后的风被一支烟落款,
我不忍看着你的背影渐行渐远渐渐凉。
酒后的叶子染上泥土的陈旧,
明知最后的结局是你会走。
我终究不是诗人,
不能踏岸歌送。
我也想温一壶酒,
把景色都给你煮透,
可时间的剑,早已将你我伤透。
还能说些什么呢,朋友,
希望我们前路繁华似绣,
愿我们还能如从前、象这壶浊酒般、笑容剔透。
2016.10.04

牢骚

不喜欢这么绕的街
不喜欢这么多的商店
不喜欢如此吵的夜
不喜欢如此冷的夏天

喜欢在晴朗蓝天下点上一支烟
喜欢在青涩山坡看云哪怕一眼
喜欢一笔笔勾勒你的清澈高远
喜欢一张张拓印你的纯真简单

蚂蚁不读月光、蚂蚁没有忧伤
万物之首的人啊、根本不如夏花……

不着边际

雨下一夜
睡不着的孩子在抽烟

笔将墨交给了纸
孩子写下彩云归来时

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你昂头的笑脸
真像那些晴朗朗天下的缱绻

夜深了吗
滴滴答答
雨跟他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初心

台灯点着不明所以
所以我可能已将你忘记

烟灰缸装的满满当当
还是停不下这些精神胶囊

干涩的笔尖幻想着它骑上了天马
沙沙作响、结果写了又删

我也开始幻想
某一天找回你
装进兜里、不时的掏出来看

碎碎念

天向晚,行人街上匆匆忙忙拾着斜阳,
看枝头,时光效仿,柳絮懒散;

诗和酒,梦和远方,水畔醉的不只是春光,
一支烟,三段碎碎念,你是人间四月天;

恰值这蝶痴蜂狂,熏风裁剪,
骨朵搁浅了腼腆,目不暇接。

桃源惊梦

文/浅草沧月

雨点芭蕉沥沥叩心门,
烟篆高楼袅袅踏歌声,
谁将今夜妆作姿姿红尘;

远鹜声声何处去,
随我潜入桃源氤氲,
灼灼夭夭树树纷纷;

新笋桑葚鸡犬相闻,
旧堂燕衔春泥软软,
雨后地耳黄发垂髫过问;

丝竹佳人,
欲闻几弦梦骤醒,
怕是楹联憔悴了笔墨无痕。

疯子说

我不想用复杂的意象来表达生活,
因为姓‘滚’的住在心里显得太挤了;
我也不愿拿鲜艳的颜色来画梦境,
盖因可预期的闹钟教‘沉湎’一词失色。
别再追问我了,
西山的桃花是否还开着。
我是不会告诉你:
今早的柳叶散落一地。

孩子

文/浅草沧月

我的心里住着一个孩子

胆小贪玩

蹑手蹑脚的

从左心室爬到右心房

呆呆的

文/浅草沧月

其实我也常对自己说

雨后会有彩虹的

可惜没伞

屋檐下写满无奈的凉

烂木头

文/浅草沧月

我是一块腐烂的木头

因为偏生喜欢雨

所以烂到了骨子里头

1 / 14

© 浅草沧月 | Powered by LOFTER